您的位置 首頁 > 金融

金融科技企業出海搶市場,需要了解哪些地域“坑”?

金融科技企業出海搶市場,需要了解哪些地域“坑”?

近年來,國家的“一帶一路”倡議促進了中國與東南亞國家之間的商業往來,客觀上也為國內金融科技企業“出海”提供了新的機遇。

金融科技企業“出海”會遇到哪些困難?東南亞國家的機遇在哪?金融科技企業如何克服出海后遇到的“水土不服”?6月11日,鳳凰網WEMONEY專訪了掌眾集團COO、海外事業部總經理謝敏,了解掌眾集團出海遇到的“坑”與經驗。

掌眾集團COO 海外事業部總經理 謝敏

落地印尼:萬事開頭難

2017年,掌眾集團開設海外第一家分公司——雅加達(印尼)分公司,這也是掌眾集團出海戰略的第一步。同年10月,掌眾首款海外消費信貸產品Dana Rupiah平臺在印尼上線,并于同年的10月15日,完成首筆放款。

初到印尼感覺第一印象是很熱,去哪坐車出門基本都要1個小時,街道上很擁擠也很繁華,但是繁華就代表了機會。”提起掌眾集團出海第一站的印尼,謝敏告訴鳳凰網WEMONEY。

畢馬威報告顯示,在東南亞6億人口中僅有27%的人擁有銀行賬戶, 其中多數人,包括事業剛起步的年輕人與小型企業,仍然無法獲得充分的信貸服務。

印尼信貸市場空間在東南亞首屈一指。相關數據顯示,印尼擁有近2.7億的人口,在東南亞國家中人口排名第一,而印尼當地的銀行貸款僅占信貸市場的三成左右,金融服務滲透率非常低。另外,印尼成為全球互聯網用戶增長速度最快的國家,2017年用戶達1.327億,增加51%,居民的互聯網滲透率超過50%。印尼跳過互聯網寬帶階段,直接邁向移動互聯網時代。印尼無疑成為許多金融科技企業出海東南亞的首選國家。

“邁出第一步總是最困難的”,謝敏表示,出海第一步最大的困難源于落地的不確定性。他介紹,落地印尼遇到的第一個“坑”,就是合作的律所。由于當地工作習慣及效率的問題,辦事時限普遍較長,加上一開始遇到的律所不靠譜,以至于過了大概半年經營執照一直沒辦下來。

怎么解決這個難題?謝敏事后總結道,應該和當地的華人多接觸,了解當地的情況。

克服了經營執照的問題后,接下來“基礎設施”的難題又擺在了眼前。做消費信貸需要的基礎設施包括風控數據、風控技術、支付通道、營銷渠道、結算體系等。“國內的法律體系比較完善,互聯網發展程度更好,積累了大量風控數據,在國內開展業務可以和第三方數據公司合作,有很豐富成體系的結構化數據。但是東南亞的產業零散,數據來源缺乏,數據積累也不夠充分,且隱私保護機制健全,對金融科技企業風控技術能力考驗更大。此外,金融市場建設也不夠完善。以結算體系為例,中國通用模式為“T+1”,而東南亞各國結算時限可達“T+14”,無形中將增加從業機構的資金壓力。”

分析了當地風控存在的問題后,掌眾集團發揮了在國內積累多年的反欺詐經驗,將人工智能的風控技術落地印尼。“風控上,我們通過人臉數據、app行為軌跡信息、用戶授權認證信息、外部征信數據信息等做風險評估和評級,運用AI技術進行分析,現在我們在印尼的壞賬率比行業平均水平低。”謝敏說。

解決了經營執照和“基礎設施”的難題后,又有新的挑戰擺在眼前,東南亞國家的宗教信仰和個人理念與國內不同,給企業經營團隊造成不少的管理難題。“掌眾集團在海外的員工架構基本上是10%的國內管理層與90%的當地員工,像印尼大部分是伊斯蘭教,他們每天都要在固定時間做禱告,所以在印尼的分公司我們設有禱告室。在菲律賓一般是兩周發一次薪水,一些員工在發完薪水就離職了,等自己賺的錢花完再繼續找工作,這會造成人員流動太大,給公司管理帶來麻煩。但是后期我們通過一些適當的引導,將發薪水改成一個月一次,人員流動的問題逐步解決。

通過一段時間的摸索,掌握了開拓海外市場的經驗后,掌眾集團繼續開拓越南和菲律賓的市場,2018年3月,越南產品 idong上線,同年5月菲律賓產品PondoPeso上線。謝敏介紹,目前放貸規模印尼位于當地前十,越南和菲律賓位于當地前五。

生存難關:合規是關鍵

數據顯示,印尼擁有信用卡的人只有6%,菲律賓是5%,越南是3%,而在信貸發達的國家,這一比率是80%。東南亞地區極度落后的金融體系,催生了信貸的巨大市場。然而龐大的信貸市場的健康發展離不開適當的監管,目前在這三個國家的監管與國內有何不同?

據了解,印尼網絡消費信貸行業處于早期快速發展期,印尼的金融服務管理局(OJK)已開始對消費信貸公司做合規監管,必須申請OJK備案成功后才能正常運營貸款平臺,未注冊的公司將不被允許進入金融市場或從銀行籌集資金。同時,印尼的電子簽名、征信和催收業務都將錄入監管系統,這些數據僅向有牌照的公司開放,行業逐步規范。

目前在印尼市場,來自中國的金融科技公司普遍面臨著牌照的困境。“在印尼申請牌照,需要先申請注冊號,在當地運營滿一年才能進行申請,目前掌眾集團已經在排隊申請牌照,但是據了解,目前僅有五家公司取得牌照,其中沒有來自中國的金融科技公司。”近期,越南的監管也在逐漸規范,越南的監管聯合十幾個國家和部委,在對消費信貸進行全行業摸底,監管規則推出在即,而菲律賓的監管正在探索中,目前尚無規則出臺。

有行業從業者評價,擺在出海企業面前的一道生存大關,是如何處理和當地政府的關系。陌生的當地文化和法律環境、融資渠道和市場研判個個都是關卡,稍有不慎,企業便有可能折戟海外。

對于海外監管,謝敏表示,企業合規是關鍵,要秉承積極溝通的態度,在監管體系下進行業務模式與技術的革新。此外,掌眾集團也會與政府機構合作,在政府支持行業中開展業務,比如在印尼就和當地的教育、農業合作開展業務。

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監管與市場環境都是處在動態變化中。國內金融科技公司經歷了野蠻生長到有序穩健發展,而海外市場也會出現中國市場類似的發展趨勢,即從紅利期的快速布局到市場逐漸回歸理性后的洗牌。據一信貸平臺人士透露,在2017年至2018年去菲律賓市場開拓海外業務的大概有10家中國的公司,目前只剩下3家還在開展業務,掌眾集團是其中之一。

金融科技企業如何克服出海后遇到的“水土不服”?謝敏介紹,不管市場怎么改變,要思考的是在以合規為前提下,解決和滿足市場的需求,創造長期的價值。“對于從業機構而言,最重要的是要因地制宜。結合當地市場的實際,去解決、去滿足市場的需求,創造長期的價值;在技術上,充分發揮金融科技創新及大數據風控的優勢;在運營上,實現本地化運營與部署;在合規建設上,面對不同國家不同風格的監管需求,以創新的方式去面對和滿足監管的要求,立足于創造真正的價值,積極擁抱監管政策的改變。”

展望未來:深耕與拓展并行

在謝敏的辦公室掛著一張世界地圖,在掌眾集團已經出海或者正在探索的區域都會貼上紅色小旗子的標記。除了印尼、菲律賓、越南外,鳳凰網WEMONEY注意到非洲和俄羅斯也做上了標記。

據了解,掌眾集團的海外業務已經擴展到了俄羅斯,2019年1月剛剛落地莫斯科,而非洲的業務目前正在探索中。

未來掌眾集團的海外業務將怎么發展?謝敏表示,首先將繼續深耕東南亞,嘗試逐步完善基礎設施,把風控能力模塊化,依托技術的優勢,深耕場景與流量領域,在涉足小額信貸的基礎上,發展為多元化平臺,可能會嘗試從網絡小貸業務擴展到支付業務。其次是希望把業務拓展到人口紅利大的非洲市場,最后希望能服務金融體系完善的歐洲、美洲市場。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我國金融科技企業境外投資的意愿不斷加強。對于一些看好國外市場即將出海的同行,作為一個過來人,謝敏建議,“不打無準備的仗,不盲目,不盲從。對于出海企業來說,要做好兩方面的準備。第一是自身是否有過硬的技術實力,迎接考驗。第二就是對于海外市場的適應能力,換言之就是落地能力有極強的要求,這種落地要求要兼顧管理能力的差異、合作模式的差異、甚至是民族習慣、工作方式的差異。”

熱門文章

另类小说-淫乱小说-强奷小罗莉小说|